广州浪奇现状2020 广州浪奇三季度预亏近9亿元

  前有獐子岛扇贝三次“出逃”,后有广州浪奇存货意外“失踪”。

  离奇剧情的上演满足了众多观众的猎奇心理,广州浪奇也被推至风口浪尖,股价一路向下,11个交易日累计跌幅超过32%。

  日前广州浪奇出了财报,预计2020年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亏损8-10亿元,其中第三季度净亏损6.85–8.85亿元。

  第三季度非经常性损益上,合计正向收益5.8亿元:对无故失踪的存货计提跌价准备5.72亿元、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1.42亿元,收到土地补偿款12.94亿元。

  但三季度公司却是亏损的,公告中也没有具体说明,一正一负下来大概有十几亿的资金不明去向,要等到季报出来才能知晓。

  除此之外,先前那5.72亿元的存货无故失踪后续也牵扯出更多的问题。   

  本月10日和15日,广州浪奇两次发表延期回复关注函的公告,其中的蹊跷惹人生疑,因此被里里外外地扒了一遍,发现其客户交易中存在异常情况。

  2019年12月,广州浪奇分别与南通福鑫化工、如东泰邦化工签署了贸易合同,向二者销售货物。

  今年3月,广州浪奇将这两家公司两笔合计6683万的应收账款质押给“博时资本旺钏9号单一资产管理计划”,获得一笔6420万的融资。6月份广州浪奇将其展期至2022年9月。

  5月份,广州浪奇,将对南通福鑫、如东泰邦两笔合计1.08亿元的应收账款质押给“博时资本永奇1号单一资产管理计划”,获得一笔1亿元的融资,这笔质押的到期日为2022年5月。

  有意思的是,联系这两家公司的工作人员得到的回复是“不清楚公司是否与广州浪奇存在过交易,对上述应收账款转让合同也并不知情”。

  南通福鑫联系人:并不认识广州浪奇任何一位工作人员,更不清楚为何自己被指定为合同上的联系人。

  如东泰邦联系人(该公司前股东及法定代表人):已经离职如东泰邦化工,可能在那家单位工作的时候代办过业务,但是具体的什么业务我就搞不懂了。   

  这还不止,南通福鑫、如东泰邦这两家公司,均能找到与广州浪奇参股的琦衡农化的联系。

  而之前广州浪奇移交警方的涉案人员财务部主管经理“黄健彬”正是琦衡农化的董事之一。

  首先是南通福鑫,其控股股东与法定代表人桑合富,目前担任琦衡农化的全资子公司——江苏琦衡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监事。

  另外,在6月份变更负责人之前,南通福鑫的股东一直是:桑志国、沈建军。而在早年的一笔收购案中,琦衡农化的实际控制人王健曾公开表示,桑志国与沈建军为其代持股份。

  然后是如东泰邦,股权结构上没什么问题。但在其2013年的年报发现“桑志国”的手机号码被登记为该公司的企业联系电话,并且这个手机号码同样出现在琦衡农化以及其它与琦衡化工关系密切的公司工商备案资料中。

  总之,现在的广州浪奇迷雾重重,风险不言而喻。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